首頁 > 人物 > 人物專訪 > 詳情

ChinaLedger技術委員會主任白碩:聯盟鏈新進展與公鏈新思維

發布時間:2017-07-17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網貸天下  
我有話說 | 分享 |
        以下根據萬向區塊鏈實驗室顧問ChinaLedger技術委員會主任白碩先生7月16日在“朗迪金融科技峰會”上的發言整理,內容和觀點有出入以原發言為準。
 
 
        白碩:各位上午好!跟大家分享一下聯盟鏈新進展和公鏈新思維的話題,目前ICO很火,火到把聯盟鏈的風頭給蓋住了,把聯盟鏈的人也給搶走了。我們想就現狀來分析一下為什么會是這樣子,聯盟鏈下一步的出路在什么地方。現在聯盟鏈三分天下,HyPerLedger Fabric、RG、以太坊企業版,R3的定位還不是非常清晰,人們對它的不理解,誤解,自己表述的也是比較令人費解,這確實需要我們進行消化才能對它比較準確地予以把握,今天時間有限,后面還有很多時間去提出我們對公鏈的主張,所以對R3的詳細分析是略過了。
 
        首先R3認為自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區塊鏈,當然區塊鏈上有很多不同的理解,如果把所有人見證所有交易這一點作為必要條件的話,CORDA確實不滿足這樣的條件這樣來說是可以理解的。它有幾個核心的概念,它的狀態是一個一個單據,用比特幣熟悉的語言是UTXO,它有身份是智能合約,它還有特點的東西是自帶證據,也有把證據互相確認,確認不了還可以拿給地方方去確認。所以它是推廣了UTXO的概念,兩份有效的單據確認下來生成新的有效單據再把原來的給消費掉。
 
       對身份,對證據組織圖,對輸入的狀態和輸出的狀態和中間的業務邏輯組織成交易,以及節點的差異化等特點都不詳細地講了。輸入和輸出之間是形成流架構,而且可以支持隨時訪問。它的驗簽是僅在相關人之間驗簽,所以可以最大限度地減請業務,把公證人突出出來。由于有公眾的節點存在,它很不相同與其他的聯盟鏈的做法,也包括公鏈的做法。
 
       公正節點還長著私鑰,私鑰有可能還會引發大家對安全問題的關注,當然它是聯盟化部署的話,還都是有它的業務方面的支持。業務上的特點首先是由狀態來驅動的智能合約,比如說這樣的信用證。
 
       它可以進行類似盲簽名這樣的隱私保護,還可以嵌入法律文明,我們知道DAO事件發生以后,有人說你都在這里說,但是這個時候是有漏洞的,所以他們引用了法律文本,跟哈希值綁在一起。
 
       下面介入對它的評論,首先我們覺CORDA是現有聯盟鏈里長的最像銀行的,從隱私考慮、運營考慮都比其他聯盟鏈的平臺來的更像銀行。
 
       第二,它是弱全局時序的,都是本地證券局決定,沒有全局時序的可以適用銀行的業務,但不適用證券的業務。
 
       第三,它是有半中心化的屬性,我們看挖礦的見證形式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徹底中心化的,如果基于中央對手方的傳統的也可以稱之為公證節點,那它基本是中心化的,公證節點是屬于不分中心化的位置。對運營和應急框架如果需要的話是比其他人更容易實現的事情。
 
       有輿論說他花了那么多錢還造出區塊鏈,是不是這樣的情況呢?絕對不是,有可能項目會落不了地,但是落不了地的原因不一定是技術問題,因為我們知道聯盟鏈如果由區塊鏈的初創公司來做聯盟鏈的主導是不可能的,剩下如果由一個單家,一個大的龍頭企業來做是比較容易落地,但這樣落地出來的往往不是區塊鏈也能做,中心化的也可以做。難的就是多家大個龍頭公司,而他們又要在互相不完全信任基礎的情況下把區塊鏈做的事做出來,理論上是區塊鏈最擅長的,但在實際上要讓這樣一些大個機構坐在一起把這件事情談成所花費的力氣比區塊鏈做成大的多,如果他們不幸成為了“先烈”而不是“先驅”,不一定是技術原因。
 
       關于聯盟鏈進展可以看到幾大問題,性能的問題、隱私的問題,跨鏈的問題,云化的問題是我們比較關注的幾個節點。
 
       性能的問題當然有分片的技術和批量流水的技術把輸入和輸出共識拆分開來。在這樣的做法下如果不加分片也不加分批大概每秒處理性能是在1000以下,如果既加分片也加分批是在10萬以上,我們也見到了性能高的處理辦法。
 
       隱私的問題把現有知道的方法投射在二維平面上,在二維平面上看出來既中心化又強隱私性的大部分沒有實現,小部分實現的是零知識證實,但有很多是沒有實現的。在虛假的左下方都是無法兼顧到這兩個目標,只能部分舍棄一個看另一個,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方案是相對中心化比較強一點,隱私性也比較強一點。有些方案是中心化弱一點,中心化也弱一點的格局。
 
       跨鏈的問題等一下會信息講,在公鏈上會更突出的。
 
       云化的問題是由一個基礎設施來給多條聯盟鏈來提供服務的事情,有人覺得這樣是不是違背了去中心化的思想,我們在挖礦的領域已經看到了礦石的出現,礦石在某種意義上已經中心化了,我們只不過把礦石替代成區塊鏈及服務,底下大的基礎設施我們為不同的用戶暴露出不同的云化。
 
       國內也借鑒以太坊的研究院,有HyPerLedger的研究院,有借鑒R3研究院,也有其他的研究院。萬向和CHINALEDGER做了一些POC,也面向交易后領域的,也有面向產業鏈供應鏈金融的,也有面向金融機構之間的數據共享。
 
       現在我們看到的區塊鏈尤其是公鏈是做到了從白的到藍的這一層,但是有本質的不同的,如果我們在技術和業務之間畫線的話,線直接畫到白的和藍的之間比較合適,白的之上是業務部分,白的之下是技術部分。現在無論是哪一種區塊鏈都在把白和藍放在一起,要把關于價值轉移的這部分做在里面。
 
       但業務還有其他的需求,比如說隱私的部分,關于運營性的部分也是我們關注的,只不過目前沒有好的實現方式所以沒有做。其實業務和技術做大的分層是不是更好的選擇呢?這里面我們提出一個問題,剛才的問題是業務和技術是不是一定要搞在一起,第二個問題是發行和流通是不是要搞在一起,我們知道比特幣有自己的鏈,他既發行又流通,比特幣是一樣,萊特幣也是一樣。可不可以從策略開始,每個有每個的鏈,然后再做只有流通沒有發行的鏈,這樣的鏈像網絡一樣能夠無處不在,這是否行的通?我們也提出這樣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籠統可能更是所謂的“價值互聯網”的關鍵,其實是可以跟發行松綁的,不一定要綁在一起,從法律和業務的角度都有這樣的可能性。有三個會合,收到申請給你回一個,僅僅表明收到。二是我給你檢查,通過業務規定了給你回一個。三是業務受理完畢回一個。現在在比特幣上就是一個人一個地址如果他做一筆轉賬,他發出交易就是最終的,當然是需要大家共識,最終性是在他的Finality是最終的,但我們提出置疑是這件事情能不能分開。
 
       所有人見證所有數據還是相關人見證相關數據?剛才分析了像Corda這樣的極端,我們也見到了比特幣這樣的極端,但我們能不能兼顧這兩件事情,時序的見證和有效見證本來是兩件事情,底下說的都是把事情執行完,上面說的是這件事情本身在時間上屬于什么位置,這是兩件事情,是不是一定要搞在一起。
 
       價值轉移的單據和業務流程處理的單據能夠共架構嗎?如果能夠共架構像Corda所做的那樣,可以把很多業務流程用UTXO同樣的方式搬到區塊鏈去,對業務流程的審批也可以利用共識和簽名的方式、見證的方式去做,這也使得應用會更加廣泛。
 
        關于聯盟鏈要怎么做,前面是我們提的問題,提的最后一個問題是在公鏈上架設聯盟是不是成立的,前面有些問題都瞄著這件事情結論是要用“扁平單鏈”不成立,用“分層多鏈”是成立的。
 
        我們還提到一件事情,“數據主權”,現在人工智能也很火,也是屬于Fintech的范圍,但人工智能是依賴于數據的,而數據是分割在不同機構的數據主權邊界上的,主權、邊界如果模糊了其實就不安全了,但不在一起很多人工智能事又做不了,所以我們就提出更加嚴峻更加有挑戰性的問題,能不能在保有主權范圍內分享數據,這里面也要用到區塊鏈的技術。
 
        最后講ICO,我們認為ICO應有之意“打賞工農”,我們既有礦工又有碼農,礦工的打賞路徑是以前就有的,碼農的打賞路徑是沒有的。共同的支撐以及生產B的使用價值和合約價值構成了內部的循環,這是數字經濟體。這個數字體把它管理的好就是好的,如果管理不好高流通性的token和低流動性的token就有差。
 
        ICO還產生了“虹吸”效果,把原本屬于聯盟鏈的資源、資金、人才吸引到B圈去。我們要正式它,它會繼續發展,我們要疏導它可以引入資本市場對信息披露的好技術,另一方面再利用可編程的數字貨幣的特點去控制套現,可以利用白名單制承諾做到什么,做到什么就屬于商品眾籌而不屬于股權眾籌,持續地按商品眾籌來約束自己,監管也按商品眾籌管理你更好。我們希望法幣“可編程”的步伐加快,這樣會有更好的生態。
 
       我分享到這里,謝謝大家!

        

相關閱讀

評論已有 0

新版反饋

2019年36码特围表